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曉荷·暖】老子傳道(戲劇)

編輯推薦 【曉荷·暖】老子傳道(戲劇)


作者:高祥華 白丁,7.3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743發表時間:2020-03-27 19:35:58
摘要:劇情介紹:根據傳說改編,中國傳統文化離不開幾千年的本土宗教文化和信仰,她們是我們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根基,道教文化的祖師爺老子,被尊稱太上老君、真武大帝、玄天上帝等有很多尊號,有天上老君第一,天下老子第一的說法。故事講述的是玄天上帝從天界到人間轉世成李聃(老子)傳道開始,劇中穿插著金童玉女七世夫妻悲催的相思之苦的傳說,八世終成一世姻緣,九世歸一頓悟,跟隨老子得道后,西出函谷關,重回天界。


   劇情介紹:
   根據傳說改編,中國傳統文化離不開幾千年的本土宗教文化和信仰,她們是我們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根基,道教文化的祖師爺老子,被尊稱太上老君、真武大帝、玄天上帝等有很多尊號,有天上老君第一,天下老子第一的說法。故事講述的是玄天上帝從天界到人間轉世成李聃(老子)傳道開始,劇中穿插著金童玉女七世夫妻悲催的相思之苦的傳說,八世終成一世姻緣,九世歸一頓悟,跟隨老子得道后,西出函谷關,重回天界。
   劇中人物:
   玄天上帝、金童、玉女、王母、玉皇大帝、東方東極青華大帝太乙天尊、文殊廣法天尊、五方五老、李聃、商容、尹氏,萇弘、孔丘、尹喜、侍從、景王、鐘鑫、鐘玉、士兵、馮二、馬六。
  
   第一場
   時間:很久以前,三月三
   地點:瑤池
   人物:玄天上帝、金童、玉女,王母、玉皇大帝。東方東極青華大帝太乙天尊、文殊廣法天尊、五方五老。
  
   玄天上帝駕祥云趕往瑤池赴王母壽宴。
   玄天上帝:王母壽誕下請柬,瑤池相慶三月三。玄天上帝我赴壽宴,一路仙境醉眼前。
   (后臺)唱:
   三月三,三月三。
   王母瑤池設宴慶壽誕。
   下請柬天庭熱鬧不非凡,
   請來了三十六天眾神仙。
   玄天上帝來賀壽,
   腳踏祥云生威嚴。
   左青龍右白虎,
   前朱雀后玄武。
   鎮天助順注生死,
   威懾萬靈統北天。
   瑤池壽宴擺好,金童玉女滿意地相互點點頭。
   金童:玉女,我們把王母壽宴準備好了,只等各路的神仙、菩薩前來祝壽啦。
   玉女:金童哥,我們年年為王母擺宴慶壽,卻不曾嘗過玉液瓊漿,蟠桃壽點是什么滋味?
   金童:哎……唱:
   天有天規戒律嚴,
   我等謹記在心間。
   玉女:金童哥……唱:
   你我早已心相印,
   我愿與你下凡間。
   金童:你……那你想到后果了嗎?
   玉女:這個嗎……唱:
   金童哥,
   你我服侍王母有三百年,
   從來是安分守己自律嚴。
   天規等級制定堅似鐵,
   我們修行能力一般般。
   無有仰仗又無靠山,
   想要修成正果難上難。
   看人間繁花似錦闔家歡,
   夫妻恩愛享團圓。
   我與你朝朝暮暮在凌霄殿,
   恨自己沒有勇氣到人間。
   天蓬帥蟾宮幽會嫦娥女,
   貶凡間所有罪責一肩擔。
   到如今不知投生去何處?
   又不知何年何月才歸還?
   暗自傷懷我不知你心愿?
   你可愿為你我情愛把罪擔。
   金童:玉妹……唱:
   三百年相知有苦甜,
   相互慰藉非同一般。
   我心中相思苦不堪,
   何處訴對誰吐真言。
   情濃濃至此愁腸斷,
   意惶惶不敢有貪念。
   傷心處不由得自斟一盞,
   忘卻了相思苦受盡熬煎。
   玉妹呀……我對你、
   情真意重海枯石爛心不變。
   金童將御酒一飲而盡,突然驚醒。
   金童:我這……這……(驚慌,酒杯落地摔碎)
   玉女:金童哥,不必驚慌,小妹我也陪你一杯。(自斟一杯,飲下)這酒不該喝,今天我們也喝了,話不該說的,也說了,一不做,二不休,我們干脆再品嘗一下這些蟠桃鮮果的滋味,剩下的就愛怎么地,就怎么地吧,金童哥你來個蟠桃,(遞到金童手里)我也來一個。(吃完蟠桃,酒勁上涌。)
   金童:唱:
   玉妹呀,
   我不該飲御酒食蟠桃把天規壞。
   玉女:唱:
   金童哥,你莫怕,
   天大的事總會有辦法。
   金童:唱:
   此事都是我過錯,
   不愿與你受牽連。
   玉女:唱:
   三百年來情意重,
   不必再言受牽連。
   金童:唱:
   天界天規不可犯,
   講什么情濃與情淡。
   玉女:唱:
   我愿與你遭天譴,
   即使下凡人間也情愿。
   金童:唱:
   天規天律等森嚴,
   哪能隨得你我愿?
   玉女:唱:
   我見到王母求寬恕,
   不枉服侍她身邊三百年。
   金童:唱:
   天界從來世炎涼,
   不是王母她……她狠心腸。
   玉女:唱:
   金童哥,我問你心中是否有小妹?
   金童:唱:
   玉妹呀,
   你我心思你早明白,
   心相印,心相愛,
   三百年來情深似海。
   玉女:唱:
   今日里借御酒把心思表,
   破天規、降大禍、愿與哥哥受天裁。
   金童:唱:
   一語道出心中愛,
   愿與玉妹共赴刀山與火海。
   玉女:唱:
   天道無情我有意,
   愿與哥哥海誓山盟不分開。
   (相依靠在一起)
   玉女、金童:金童哥……
   玉妹……
   (后臺)唱:
   各路神仙來祝壽,
   奇珍異寶極品鮮。
   如意仙丹長生果,
   瓊漿玉液待神仙。
   王母錦冠飄彩帶,
   滿面春風來到瑤池邊。
   王母、玉帝、玄天上帝等眾神到瑤池壽宴前,看到金童玉女正依偎在一起,王母神顏大怒。
   王母:爾等大膽,天庭之上。竟敢如此違背天規!
   金童玉女趕忙跪下。
   玉女:王母息怒,我們知罪了,請王母看在我們三百年侍候在您身邊的情分上,成全我和金童,哪怕是下凡到人間做一世夫妻。
   王母:昊昊蒼天,爾等竟敢在眾神仙睽目之下,做出如此羞恥之事,天庭顏面何在?玉帝您看怎樣處置爾等?
   玉帝:既然他們不愿在天庭,就下凡到人間去吧、成全他們做一世的夫妻也就是了,你看如何?
   王母:哼!想得美,別說一世夫妻,七世之內都別想做夫妻,看他們偷喝御酒,打碎御盞,還肆無忌憚做出這樣荒唐之事,天庭威嚴何在?一定重罰。唱:
   見此景不由得想起先前事,
   看起來處罰不可太輕。
   天蓬帥他言調戲嫦娥女,
   下凡界讓他投生變怪胎。
   立天威定把天宮朝綱整,
   看哪個還敢思凡兒女情。
   你二童瑤池宴前不知羞?
   全掃光天庭顏面出盡丑。
   只怪我心太慈、手太軟、
   留下了這禍根源。
   爾等如今來效仿,
   此事嚴懲無商量。
   玉帝:那么你看,如何處置他們是好?
   王母:唱:
   下凡間、成對頭。
   到死相克永無休。
   玉女:(大驚)唱:
   娘娘啊……
   奴知錯不該破天規,
   求娘娘留情發慈悲。
   罪孽重難以饒恕愿領罪,
   不求功只求娘娘事一回。
   王母:講!
   玉女:唱:
   下凡間、成對頭,
   到死相克難接受。
   只求您老發慈悲,
   留點緣分我感恩存。
   不求財、不求官,
   哪怕與金童結成一世緣。
   王母:天宮顏面讓爾等掃盡,都學爾等豈不亂了規矩,剛才說了,別說一世夫妻,七世之內也休想做夫妻,還膽敢求什么緣分?也罷!緣尚可,分嘛,就休想了,七世之內讓爾等嘗盡相思之苦,下界投胎去吧!
   玄天上帝:娘娘且慢。
   王母:玄天上帝,有何高見?
   玄天上帝:娘娘壽宴,豈能因兩個小童而掃興,我最近忙于公事,正缺助手,不妨先借用這兩個小童數日,等清閑之時,再命二童下界如何?
   王母:既然上帝有意借用爾等,就由上帝處置吧。爾等還不謝過上帝。
   金童、玉女:謝謝娘娘開恩,謝謝玄天上帝收留!
   玄天上帝:(從袖口中拿出兩部卷冊,一個卷冊上有一個玉蝴蝶墜。)免了,金童,你先代我管理萬物注死卷冊。玉女,你代我先管理好萬物注生卷冊,先回我的宮府去吧,過些天我就回去。
   金童、玉女:弟子遵命。(下)
   玉帝:天界都如此不守規矩,人間會怎樣?如果人不知敬天,不知尊地,不知畏神,又不知天有天道,地有地道,神有神道,不懂得敬畏天地神,豈不是給人帶來毀天滅地的災難?那位大神愿到人間教化子民傳教受道?
   眾神無語。
   玉帝:玄天上帝,你去人間傳道如何?
   玄天上帝:我怕才疏學淺,空誤世人。
   玉帝:哎……唱:
   玄天上帝太過謙,
   三清化一法無邊。
   老君天上屬第一,
   八十二回轉圣賢。
   鎮守北天助天道,
   主管萬靈生死權。
   天地有規不可越,
   教化子民知天譴。
   天界大神成千萬,
   唯有真君把道傳。
   眾神:玉帝英明!唯有真君道傳人間!
   東方東極青華大帝:我青華大帝,請玄天上帝到我洞府前去傳道講法。
   文殊廣法天尊:本尊文殊,愿請玄天上帝,到我洞府五龍山云霄洞傳道講法。
   五方五老:我五方五老,邀請玄天上帝前往我等洞府傳道講法。
   玉帝:好了,好了,傳道講法是件好事,壽宴過后,在請玄天上帝到各洞府前去傳道,先天界,后人間,教化萬靈,懂得遵規守矩,造福蒼生。有請大家入宴!
  
   第二場
   時間:
   數月后
   地點:
   玄天上天天宮府
   人物:
   玄天上帝、金童、玉女
  
   玄天大帝:金童,你和玉女到我這里有多長時間了?
   金童:回上帝爺,有半年之久了。
   玄天大帝:唱:
   壽宴后應邀各天講道法,
   數月忙近日才把府邸還。
   道同理天上人間需遵守,
   不論哪沒有規矩難方圓。
   去凡間玉帝親命我講道,
   遵天命教化子民把道傳。
   府中事趕緊安排來處理,
   擇吉日前往人間把善勸。
   玄天上帝: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你和玉女也該下界凡間去了。唱:
   兩小童做事努力很勤勉,
   宮府內有序整潔無雜亂。
   天庭命必須謹遵不可違,
   明辰時你和玉女下凡間。
   玉女:上帝爺,我玉女下凡人間,一不怨天,二不怨地,只怨自己當初破壞了天上的規矩,只求您老成全我和金童一世姻緣,您看行嗎?唱:
   上帝爺啊……
   慶壽宴我與金童犯天條,
   幸遇您大發慈悲有今朝。
   我在這感圣恩三拜九叩,(跪下施禮)
   本不該再提什么請求。
   都怪我兒女私心情悠悠,
   難舍下與金童情重意投。
   求帝爺開圣恩把這孽緣成就,
   哪怕是、到人間、苦等一世姻緣了心愿。
   玄天上帝:快快免禮、起來說話。唱:
   天命定,不可變。
   七世之內只有緣,
   苦苦相思無結果,
   好生修煉度劫難。
   玉女:那七世之后呢?
   玄天上帝:唱:
   七世有緣難成姻,
   兩個童兒太可憐。
   如果遵照王母命,
   七世過后數千年。
   不忍童兒相思苦,
   特意招到我身邊。
   遵我法旨去修煉,
   苦難劫數定縮短。
   念你二童情真切,
   八世可以配姻緣。
   金童、玉女:(合)多謝帝君爺爺指點!
   玄天上帝:交回你們手中的生死冊吧。
   (金童、玉女交出生死冊,上帝把生死冊上的玉蝴蝶墜取下。)
   金童:不知與帝君爺爺何時才能相見?
   玄天上帝:唱:
   這是一雙玉蝶墜,
   留與二童做紀念。
   何時玉蝶重合璧?
   九九歸一自團圓。
   (金童玉女各自接過玉蝶墜)
   玉女:請問帝君爺爺,玉蝶合璧之時,是否就是我與金童聯姻之日?
   玄天上帝:此乃天機,你們依命下凡去吧?
   金童:我們去人間修行,請帝君爺爺再指點一二?
   玄天上帝:你們在天界時間不短了,不論在哪里,都要順其自然,不可越矩,修行是自省,要受得了各種磨難,等你們功德圓滿,自會有人接引你們重歸天庭。
   玉女:不知我們要等的人是誰?何年?何月?在何地?才能相遇?
   玄天上帝:這些都不是你等關心之事,只管修煉自己就行了。唱:
   細雨連綿六月天,
   青牛靜臥李樹前。
   兩耳垂肩須白發,
   定是前生來世緣。
   玉女:得了,別問了,這又是天機不可泄露,我們就隨其自然吧,金童我們就準備下凡人間去吧。(下)
   玄天上帝唱:
   金童玉女離天宮,
   為此惋惜七世情。
   待我了卻天宮事,
   再到人間走一程。
   哎……此乃是他們的劫數,隨他們去吧。唱:
   玉皇大帝體民情,
   天地萬物依道行。
   教化傳道天地久,
   萬物生靈享太平。
   道有道規天有矩,
   天道自然不偏離。
   誰若越矩違天道,
   天誅地滅定不饒。
   第三場
   時間:
   約前570——565年
   地點:
   陳國苦縣厲鄉曲仁里村
   人物:
   李聃、商容、尹氏,
   后臺唱:
   (玄天大帝從天宮下界人間)
   玄天帝從太清出天宮遵旨傳道,
   乘日精駕九龍離開重霄。
   分識神化精氣降到人間,
   變彩珠尋圣母轉世投生。
   周天下陳國苦縣有厲鄉,
   曲仁里村祥云升騰紫氣繞。
   尹氏女熟睡中吞咽彩珠,
   懷圣胎容顏少神光護照。
   紫氣生六氣和喜降圣嬰,
   鶴發飄龍顏展天庭飽滿。
   自幼聰靜思學知地通天,
   耳垂肩仙鶴迎大地吉慶。
   見圣母自會言步啟蓮花綻,
   李樹前自報名姓李名聃。

共 15275 字 4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出很有趣的戲劇故事。作者以我們炎黃子孫耳熟能詳的神話傳說,愛情故事,以及《道德經》的由來為藍本,展開奇思妙想,用文字編織經緯線,縱橫馳騁,為我們構建出一則別出心裁的大戲。文字語言生動,唱詞言簡意賅,朗朗上口,畫面感和故事性都很強,趣味性十足。而且作者對于語言的設置十分貼合人物的個性及身份。人物的設定于故事的發展也是十分合情合理。金童和玉女八世的緣份讀來讓小編唏噓不已的同時也感嘆作者的才思。孔子對老子的評價那一段也是有據可查,由此可見作者的博聞強識以及豐厚的文學功底。總之,這是一出值得一讀的戲劇,推薦共賞。【編輯:至簡至愛】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至簡至愛        2020-03-27 19:37:06
  感謝老師賜稿曉荷,老師辛苦了。
2 樓        文友:高祥華        2020-03-27 20:48:43
  謝謝編輯老師!謝謝每一位讀者!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电竞投注竞彩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