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曉荷.暖】生命中的永恒(散文)

精品 【曉荷.暖】生命中的永恒(散文)


作者:張愛珍 布衣,229.8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74發表時間:2020-04-03 19:26:41

春天按說是一年之中最美的季節,而三月更是繁花似錦。可是,我記憶中的三月卻黯然失色。
   我雖竭力想按下腦中的刪除鍵,但那些刻在生命深處的往事,冷不丁又從腦海里冒出來。
   2002年3月24日,我的父親在受盡了病魔的折磨之后,臨終時連一句話都沒留給我。他只是睜著無神的眼睛,一直就這么望著我。我知道他是多么留戀這個世界,可已無能為力。
   春暖花開,草長鶯飛。每每到了3月份,我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關于父親的點點滴滴。
   一閉上眼睛,我又仿佛看到了瘦弱的父親光著膀子,趕著驢車給黃河河務局拉土的樣子。
   炎炎夏日,知了在柳樹上不停地喊著:“熱死了,熱死了。”而父親卻依然揮動著手中的鞭子,嘴里不停地吆喝著驢子:“嘚嘚嘚(方言:快點走的意思)”。但他總是舍不得用力抽打驢子,只想催它快點趕路。
   父親不時地抹著臉上的汗水,那晶瑩的汗珠兒流進了他的眼里,流進了他的脖子里,一次次浸濕了他的褲子。
   多年后我才知道,父親那時拉一車土需往返4公里,辛辛苦苦拉上一天土才能掙5塊錢。原本羸弱的父親在烈日下咬著牙勞作,只是為了給他的寶貝閨女湊夠開學的學費。
   父親啊,您離開時我們才只有54歲啊!我知道您是多么不舍得離開我們,可那可惡的病魔卻偏偏要奪走您的命啊!
   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我從小就有嚴重的哮喘病。打針吃藥是很平常的事兒,由于父親生病,家里更是雪上加霜。
   您走了以后,奶奶沒有半年就隨您而去了。在不到半年里,上蒼奪走了這個世上最疼我的兩個至親。
   在你們走了很長時間里,我總是覺得心里空空的,像是丟了魂一樣。無論做啥事,我都提不起精神來。直到母親生病時,我才又重新振作起來。
   父親啊,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才慢慢領悟到:您臨走時一直看著我的原因。您是擔心弱不禁風的女兒會被沉重的生活壓垮嗎?
   我慢慢地走在山東省腫瘤醫院的走廊里,記憶的閘門再次被打開。2010至2017年我曾4次來到這里,為了自己和親人而求醫問藥。
   2017年3月11日,我已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睜開眼睛時,我才發現弟媳守在我的身邊。弟媳見我醒了,立刻激動地對我說:“姐姐,你又熬過了一回。那些瘤子是良性的!”淚水順著我的眼角無聲無息地流著,我對自己說:“上蒼又給了我一次生命!”
   我的眼前不在那么昏暗。瞬間,溫暖的陽光從明亮的窗戶里照進來,身上感覺暖和了很多。一陣陣花香從窗外飄進來,我貪婪地聞著花兒的清香。
   2010年12月10日,我公公的病也是在山東省腫瘤醫院確診的。他不幸得了骨髓癌。針扎似的疼痛,讓他坐臥不寧。在他住院期間,拿藥,喂飯,我和愛人日夜陪護床前,至少沒讓他老人家太受罪。他雖已故多年,但我已問心無愧。
   若是九泉之下的父親能感知的話,他一定會為女兒感到無比自豪的。
   2017年3月17日護士終于幫我拔掉了身上的管子,全身立刻感覺輕松了很多。
   在床上躺了整整6天,我全是靠著輸液熬過來的。我原以為剛從床上起來,可能會有些頭暈。于是,我嘗試著邁出了第一步。頃刻間,額頭上便冒出豆大的汗珠,感覺兩腿發軟,眼前發黑,腦子里一片空白。我稍微歇了一會,又艱難地邁出了第二步。感覺那時自己走路的樣子,就像兒時蹣跚學步時那樣害怕。唯恐一不留神,就會馬上摔倒似的。我每天都堅持在病房里多走幾步,身體一天天在變好。
   生命是那么珍貴,可上蒼已給了我三次啊。我不知道上蒼為何如此眷顧我,只有心存一份感激,發誓要用努力來溫暖人生的旅途,決不辜負上蒼的厚愛。
   父親啊,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您眼中柔弱的閨女雖然一路走來,狂風暴雨,電閃雷鳴,但是您的女兒從沒在困難面前退縮過。即使再苦再累,我和弟弟一起撐起了咱搖搖欲墜的家。
   如今,您的2個雙胞胎孫子今年就要上高中了,您的孫女和外甥都已上大學。自從您走了之后,我們從沒虧待過母親,您可以含笑九泉。
   父親啊,您的一生雖然那么短暫,但您的一言一行卻深深影響了我。您雖然早已不在身邊,但卻永遠住在了我的心里。
   北風怒吼著,仿佛要急于發泄心中的怨恨。路旁楊樹的枝頭上還挑著幾個干枯的葉子,它們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只聽一年老的葉子對它的同伴說:“這天寒地凍的,路上連個人影都沒有呢!”“嗯嗯,可不蠻,我也渾身哆嗦,不知道啥時天會變暖?”另一片葉子說。
   這時,從村里走出一個衣衫破舊的小男孩。10歲的他,瘦瘦的,矮矮的,臉色發黃。他穿著一件破舊的、肥大的藍色棉襖,下身穿條薄薄的、掉了色的灰色棉褲。再往他的腳上看,光著腳丫穿著一雙很不合腳的黑色棉鞋。他的左胳膊上挎著一個柳條編的筐子,里面裝著一些黃色的油條。他的右手里還拖著一條打狗棍。他迎著狂風,艱難地朝前方的村里走著。
   在60年前的農村,能吃起果子(方言:油條)的莊戶人寥寥無幾。但是,他為了能多賣斤油條,通常需要跑很遠很遠的路。10多個村子,幾乎都留下了他一行行小小的、卻很堅實的腳印。即使生活如此待他,但他從沒怨天怨地。
   即使在冰天雪地里跌倒了,他也會慢慢爬起來,繼續迎著風兒向朝前走著。
   年幼的他,在3歲時就失去了父親:年僅10歲的他就跟著鄰居們學著做點小買賣來維持一家人的生活。
   他的手好像不是自己的了,裸露的雙腳好像沒有了知覺。即便是這樣,他還是用上全身的力氣吆喝著:“賣果子來!賣果子來!剛出鍋的熱果子!”凜冽的北風“嗖嗖”地鉆進他的薄襖里。他哆哆嗦嗦地往前走著,不時地打著個噴嚏。風兒“嗚嗚”地吼著,仿佛要將他刮跑似的。但他卻倔強地頂著風兒走在村里的大街小巷,他的叫賣聲與風聲交織在一起。
   多年之后,我才從奶奶那里知悉了這個賣油條的小男孩就是我的父親。
   我每每遇到困難時,就會想起父親頂風冒雪賣果子的情景來。
   父親辛苦一生,雖然沒有給我留下什么存款,但他卻教會了一些生存的技能,讓我受益終生。
   父親生前一直喜歡種菜,夕陽下他摘菜的樣子,是我珍藏心中的一道最美的風景。
   黃河梯子壩距離我的老家碼頭鎮大牛王村只有1.5公里的路程。我騎上車子,大約10分鐘就來到風景優美的黃河梯子壩風景區。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梯子壩風景區的大門,進去大門之后,一條寬闊的油漆路一直通往黃河岸邊。我原以為現在的天氣炎熱,來梯子壩游玩的人肯定屈指可數。
   一位精神矍鑠、年過花甲的老人,正麻利地從冰柜里往外給游客拿飲料呢!看來他們真口渴了,一邊喝著飲料,一邊不停地說:“謝謝您了!”
   完全出乎我的預料,有很多游客是開車來的。年輕的戀人們不顧天氣炎熱,他們興高采烈的在梯子壩景區內拍照留念!孩子們也在景區里玩得正開歡呢。
   由于多日無雨,黃河河水一點也不大。現在的黃河水與多年前的黃河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我記憶中的黃河水總是前浪推后浪,日夜不息奔東方。30年前,人們很少看到黃河水這風平浪靜的模樣。
   在梯子壩景區北樓的后面,在多年前是一片很大的空閑地。于是,勤快的父親就將地承包下來并種上了很多蔬菜。
   1990年7月,我剛從禮參職業中專畢業,在家閑著沒事可做。于是,我經常去梯子壩給父親幫忙。
   記得那時,父親的菜園里種了很多的菜。什么黃瓜、冬瓜、茄子、辣椒、豆角等多種蔬菜。經過一個春天的辛勤耕耘,我們終于迎來了收獲的季節。
   當時,我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就是盼著父親種的蔬菜能多賣些錢,從而能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除此之外,我從未有過什么非分之想。
   當夏天傍晚來臨時,美麗的晚霞染紅了西方的天空。此時,我和父親就開始摘菜了。我小心翼翼地把又嫩又長的豆角摘下來,然后挑去那些長相不好的豆角,用草繩把它們捆好,再將它們整整齊齊放到筐里。
   父親每次趕集回來,只要看到他盛菜的筐子空空的,我總是樂滋滋的。我們的辛勞終于有了回報。
   父親常用賣菜的錢,給我買幾本心儀已久的書。每當這時,我聞著那帶著墨香的新書時,心里總是暖暖的。父親還不忘囑咐我:“你不忙時,就看會書吧!”
   父親一邊摘著那些又紫又亮的茄子,一邊喊我快點過去裝筐。看著地里那些討人喜歡的茄子,我就像喝了蜜一樣甜。
   那綠色的地黃瓜,有時掩藏在綠葉叢中,從來不向人們炫耀自己的果實。直到有人剝開蓋在它們身上的綠葉時,才會給你個驚喜。別看這地黃瓜長得不是怎么好看,但是吃著味道還挺好來。削去地黃瓜的皮,用來涼拌或者燉湯,那味道兒更是百吃不厭呢!
   我若有空,總是如饑似渴地讀著父親買來的書,時常被書中的故事情節深深地感動著。每每讀到吸引人的地方,即便娘喊我吃飯,我仍舍不得放下手中的書呢。
   雖然父親早已沉睡地下多年,但是他給我買的書卻被我一直妥善保存著。
   每每想念父親時,我總是情不自禁地捧起那些曾帶著父親體溫的書,好像又看了他彎著腰在地里摘菜的樣子。
   父親種菜時,我尤其喜歡喝他做的地黃瓜湯。那鮮美的味道兒,現在想起來還回味無窮呢!
   有時我回老家時,娘也會從集上買些老黃瓜回來,也照樣給我做地黃瓜湯喝。可是,我再也喝不出父親做的地黃瓜湯的味道了。
   30年過去了,原先黃河梯子壩的模樣,早已走出了人們的視線,取而代之的是一幅美麗的畫面。
   現在,在父親當年曾經種菜的地方,已經栽上了各種各樣的綠化樹木。有的地方還種上了黑心金光菊和令人美麗的月季花,它們的花兒在陽光下靜靜地開著。勤勞的小蜜蜂在花叢中“嗡嗡”地唱著不知啥歌兒,它們還吸引了不少的游客呢。
   我同父親一起種菜的日子,最終沉淀為一份美好的回憶。
   若是遠在天堂的父親,能夠親眼看到如今梯子壩的美景,那該會有多好。
   馬上又到清明節了,我又來到父親安息的地方。他墳頭上的一些野花兒正在開著,可我的心情還是那樣不好。我擺上了貢品,點燃了紙錢,我依稀看到了父親那消瘦的臉龐,似乎又聽到了他喊我乳名的聲音。
   在50年前閉塞的農村,重男輕女的思想特別嚴重。我爺爺在父親很小時就去世了。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所以,家里人都盼著我娘頭胎能生個兒子。
   我結婚之后,才從娘嘴里知道了我小時候的一些事情。她和我說起那些陳年往事時,她總說:“要不是你爹護著你,早就送人了!”
   聽娘說過,我剛剛出生時只有2公斤,頭上頂著稀稀拉拉的頭發,連大聲哭的力氣都沒有。一看就是不好養活的孩子。那時,家里一天三頓飯都成問題。娘體弱多病,奶水少得可憐。娘經常看著襁褓中的我偷偷地哭,總怕養不活我。
   我父親的三叔聽說娘生了個小閨女,就對我父親說:“依我看,還是把咱家的小閨女送人吧!”父親沉默了一會,就對他三叔說:“我知道,您嫌她是個閨女。”
   聽娘說,就在我滿月的那天,忽然發起高燒來。打針、喂藥一點都不管用。母親哭得像個淚人,她擔心我這回是熬不過去了。
   父親的三叔聽說我又病得很厲害,一個勁兒催我父親:“這孩子怕是活不了,咱別人財兩空,你快點把她送人吧!”
   一直對他三叔言聽計從的父親,直接了當地說:“叔,這小丫頭是我閨女啊,就是砸鍋賣鐵也不能送人啊!”
   父親抱著我,不知跑了多少路,求了多少人,總算保住了我這條小命。
   一輪金黃的圓月懸掛在美麗的夜空,無數顆星星在眨著眼睛。我坐在小區東邊的花園里仰望著深奧莫測的夜空雙手合十。祈盼另一世界的父親安好。

共 4334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本文回憶了父親勤勞而辛苦的一生,父親拉土為孩子攢學費,父親賣果子(油條)持家,父親喜歡種菜,父親喜歡讀書,父親心地善良,選材詳略得當,突出我與父親的親情,可父親被疾病帶走了生命,使我對父親懷有深切的思念。文章感情真切,很有生活實感,敘事安排有條不紊。注重細節描寫,突出父親對我的影響。佳作予以推薦。【編輯:高令亞】【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04050004】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高令亞        2020-04-03 19:28:44
  文章情真意切,表達對父親的思念。佳作薦讀。
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淡泊名利,寧靜致遠。
2 樓        文友:張愛珍        2020-04-03 20:41:42
  編輯老師辛苦了,愛珍在此敬香茶一杯!祝開心!
3 樓        文友:何葉        2020-04-05 19:30:08
  一篇很有感染力的佳作,父親的愛盡顯其中。好文當贊!
我是禾小妞,你是誰我不管。
回復3 樓        文友:張愛珍        2020-04-05 19:42:55
  感謝社長一如既往鼓勵,一定繼續努力!感恩遇見!
回復3 樓        文友:張愛珍        2020-04-05 19:43:03
  感謝社長一如既往鼓勵,一定繼續努力!感恩遇見!
4 樓        文友:雙頭狼        2020-04-06 16:45:11
  好文。恭喜精品。期待更多精彩!
回復4 樓        文友:張愛珍        2020-04-06 21:21:20
  謝謝老師鼓勵,遙祝春安!
回復4 樓        文友:張愛珍        2020-04-06 21:25:32
  感謝老師鼓勵,遙祝春安!
共 4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电竞投注竞彩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