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丹楓詩雨 >> 短篇 >> 影視戲曲 >> 【丹楓】我是老兵(短片影視劇)

編輯推薦 【丹楓】我是老兵(短片影視劇)


作者:淇奇 布衣,326.3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331發表時間:2020-03-09 17:36:35
摘要:(原創首發)

【丹楓】我是老兵(短片影視劇)
   母親在視頻屏,忙打斷國輝話說:“兒啊,兒啊,兒啊,你還是別來吧!你要是來,不就是辜負了彩華的一片心意了嗎?”
   國輝懇切說:“娘,大疫當前,大患當頭,兒咋能只顧自身,棄你們不管呢。兒,一定得趕緊回去!”
  
   19、彩華忙跨步向前,從婆婆手中拿下手機,迎面說:“國輝,你甭掛念,甭擔心,這里有我的,我會照顧好娘和孩子的。再說,我們居住的小區,離市中心較遠,離華南市場則更遠,地域相對空曠,通風條件很不錯,病毒侵染的幾率相對會弱些,我和娘及孩子不會有事的。”
   國輝在視頻屏,有點兒焦急不耐:“彩華,我相信你,相信你有熊力照顧好娘和孩子的,但,我意已決,還是得趕緊趕去。”
   彩華甚為焦急而氣惱地迅及轉向婆婆:“娘,你看你兒,油鹽不進。”
  
   20、母親從彩華手中接下手機說:“兒啊,你還是聽彩華的話吧,別沖著浪子往上趕。啥事,都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國輝在視頻屏,勸慰道:“娘,沒事的,沒事的。兒會小心保護好自己的。”
   母親斷然呵斥道:“不行!萬一你被感染上,你讓我和彩華怎么辦呀。”不由地扭頭離開手機,暗自心酸、淚目。
  
   21、彩華上前,從婆婆手中拿下手機,苦苦哀求道:“國輝,國輝,國輝,你可以不為我著想,不為自己考慮,但也要為咱娘、為咱孩子著想啊!娘年紀大了,怎會承受住那殘酷的萬一打擊?孩子還小,正要面臨中考,怎能接受了那猝不及防的悲慘萬一……”也不由地背離手機而心酸。
  
   22、國輝見母親和彩華橫加攔阻,橫豎說不通,表情就甚為焦急激動而凝重起來。隨即,急切、粗重的話語伴著深情就噴薄出來:“娘,彩華,在這大疫當前,不是我人非要闖著浪子往上趕不行,(不自禁地舉起握緊的拳頭舉了舉,隨之落在胸腔上捶了捶)而是我這顆勃勃跳動的拳拳之心,一刻不得安生呀!激蕩著我不去不行啊!不容我無動于衷袖手旁觀啊!(鏗鏘有力的話語越說越快,甚為激昂)疫情,就是戰情!號角已經吹響,我是一名老兵,心兒鼓動我,豈能不沖鋒向前。即便是路過家門而不入門,拋家舍業;即便是明知會被病毒感染吞噬,即便是無疑是去赴湯蹈火,去赴難就義,心兒也不容我遲滯出征的步伐。娘、彩華,你們是知道的,我曾在武漢當兵十七年,武漢是我的第二故鄉,我對她有深厚感情啊!98年長江發洪水時,我沒退縮,勇敢沖向前。08年武漢發生冰災時,我積極參加戰斗。這一次武漢遭逢百年不遇的大疫,雖然我身已退伍,但我心卻沒退伍,當兵和入黨的初心,激勵我前行,讓我牢記使命而不辱使命啊!這防疫、抗疫,豈能無我,缺我!我豈能不與武漢人民戰斗在一起,全力一赴徹底戰勝瘟疫!我豈能置若罔聞當縮頭烏龜啊。”迅疾移開手機而呼呼噴出積聚在胸腔里的一股不束之氣。
  
   23、彩華和婆婆相互對視了一番而沉默。
   少頃,彩華好似被國輝所爆發出的激越豪情給打動了,遂撲閃著驚疑不定的美麗大眼說:“國輝,你深明大義,深懷拳拳報國心,你舍身忘我,不顧小家顧大家的精神,感動了我,照亮我。我很理解,也很欽佩,并深受鼓舞而躍躍欲試地要與你同行!可,問題是,你我既不是醫生,也不是護士,更沒有起碼的醫療防疫知識,你以什么名譽,來跟武漢人民戰斗在一起?你拿什么來防疫抗疫?難道只憑你有顆火熱心腸嗎?你還是別來的好,來了凈跟武漢人民亂上添亂。”
   國輝在視頻屏:“娘,彩華,我雖然不能直接跟武漢人民戰斗在一起,接受洗禮,接愛考驗。但我可以奉獻愛心,伸展義舉,盡自已力所能及的能力,支援武漢人民防疫抗疫啊。”
  
   24、(以下畫面可輪番切換或同框。)
   彩華和婆婆同時展現在鏡頭前,驚喜地異口同聲說:“奉獻愛心,伸展義舉,支援武漢!”
   國輝眼睛大放光芒地響亮說:“是的。娘,彩華,我準備把咱家種的蔬菜,再購買一些村里人家種的蔬菜,裝上一大卡車拉過去,支援武漢人民防疫,抗擊疫情!”
   彩華和婆婆同聲說:“好,你來吧!我們支持你!”
   國輝萬分高興地說:“娘,彩華,能得到你們的理解支持,我萬分的高興。好,不多說了,我這就去行動。”
  
   25、彩華在國輝將要關閉視頻,還沒關閉之際,突然想起什么,又躍入視頻說:“唉,對啦,國輝,你往哪捐獻啊?這時的武漢,千頭萬續忙的不可開交。你聯系好沒聯系好對口支援單位?可不能憑腦袋一熱,就拉來菜而找不到接收單位。”
   國輝燦然一笑說:“放心吧,親愛的。我有個戰友在商務部門工作,停會兒打電話給他,通過他幫我聯系支援單位。”
   彩華歉意說:“報歉啊!國輝。這一次又讓你只身單行了,為妻不能與你同行。”
   國輝:“親愛的,‘軍功章里有我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母親探頭入鏡說:“兒啊,兒行千里娘擔憂啊。望兒多多保重,好自為之。”一扭頭就閃離手機,暗自抺眼淚。
   國輝動容地大喊一聲:“娘啊……”心兒酸酸而語塞,遂迅速離開手機屏。
   母親又叮嚀:“兒啊!一路上,你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啊……”
   切光,掛斷視頻。
  
   26、國輝坐在沙發上撥戰友電話。信號連通,國輝立即開口道:“老戰友嗎?我是國輝……”國輝在通話中,跟戰友詢問了,并說明了捐獻情況,在得到戰友的熱情而明確答復后,欣慰地放下手機。接著信手關滅燈,拉開沙發上放著的被子,衣不解帶地就勢躺倒在沙發上睡去。
  
   27、除夕凌晨四五點鐘。
   天空,在東方天際線泛起魚肚白的映亮下,一朵朵一團團密布的云彩變成了灰白色。翻滾流動的白云,在相互追逐中,像滾雪球般越翻滾越大,漸漸給藍天的呈現,撕裂出一帶縫隙,或騰出一片又一片空場。掛在西天上的啟明星,趁機短暫地在藍天中閃爍明亮眼睛。
  
   28、村道上稀疏的路燈,具有韌性地在黎明時分,無私地奉獻著光芒,照亮道路,映亮村莊,驅趕黑暗。一聲聲雄雞啼叫和一陣陣狗吠聲,給村莊的黎明奏響了交響曲。
  
   29、國輝家。已華燈展亮,轅門洞開。國輝在簡單洗漱完畢后,就邁開大步走出家門,去依次敲響鄰居門,喚鄰居和村民快從夢中醒來,快起床。
  
   30、國輝敲響鄰居老根叔家門。他邊“嗵嗵嗵”敲響鐵門,邊大聲朝里喊:“二叔,醒來沒?我有一事要你相幫。”
   老根叔應聲拉亮燈,(畫外音):“醒來了,是國輝吧?我這就起來。”
   國輝:“你慢點,不用慌,一會在村十字路口相會。”
   國輝又走向一家,來到近門淑英嫂家門前。他邊“梆梆梆”敲響木門,邊朝里喊:“淑英嫂子,快點起床,我有一事想請你幫忙。”
   淑英嫂應聲拉亮燈。(畫外音):“起來了,兄弟。啥事呀?”
   國輝:“等一會兒,路口見。”
   國輝接著又分別轉向國貴等家,繼續敲門喚人。
  
   31、村十字道口路燈下。
   國輝站在路燈下明亮處,邊向來這里的人招手,邊拿著煙盒,向早到的會抽煙的男人敬煙。
  
   32、被喚起的男男女女,陸續匯集來。老根叔,淑英嫂,國貴等前后不一地快步走來,還沒等走近,就先后扯著嗓子問:“國輝,啥事呀?”“國輝,有啥當緊的事嗎?”“……”
  
   33、田大娘身體還很硬朗,手拄木棍,在后面慢慢走上。
  
   34、國輝正分別跟老根叔等說話或打招呼,一眼見田大娘走來,忙迎上前說;“大娘,您咋來了?”
   田大娘邊向前走邊說;“年紀大了,覺少。聽你叫人有事,就過來看看,能不能搭把手,幫一下忙。”
   國輝攙扶著大娘說;“大娘您還是回去吧!大清早天冷。”田大娘扭頭看國輝說;“來都來了,就不回去了。哪怕插不上手,幫不上忙,我在一邊站著看看,心里也是高興的。”
   國輝;“那好吧,大娘。”
  
   35、二人走到人群邊,國輝見被召集的人,已差不多到齊了,就轉離田大娘對大伙說:“大爺大叔,大娘嬸嬸,哥嫂,弟弟弟媳們,實在報歉啊,這么早把大家叫起來,影響大家休息了!”他略略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不過也好,正好讓我趁這個機會,給大家拜個早年——大家新年好!祝你們幸福安康!”他邊說邊抱拳邊躹躬施禮。
  
   36、大伙兒也參差不齊地抱起拳搖著附和:“也給你拜個早年,新年好!祝你幸福如意!”隨后,相互間也紛紛抱拳向左右拜年。
  
   37、國輝在大伙兒相互拜了早年后,隨即開口道:“今個,這么早叫起大家,有件事要討擾大家,請大家幫個忙。”他頓了頓,但不待他人接話又接口道,“凡是家里沒種菜的,停一會兒,幫我到大棚里收割各種蔬菜,并整理菜,及打包裝箱,裝車。”
   淑英嫂站在國輝右手側,見疑插嘴問:“唉,我說大兄弟,這都大過年了,收割那么多蔬菜,這是賣給誰呀?”
   國輝向淑英嫂擺了一下手說:“淑英嫂,等一下再跟你說。”隨之又面向眾人說,“凡是家里開棚種菜的,請把儲藏的白菜、蘿卜、冬瓜等菜,和棚里,大田里散種的待收割菜,能賣給找的,都盡量賣給我,我出高于市場的價格購買。”
   老根叔站在國輝左手側,納悶問:“唉,大侄貫,這可是要過年的最后一天啊,你收購這么大量的菜,究竟是干啥?”
   國貴站在國輝對面接口道:“是啊,是。你這葫蘆里,究竟是裝的啥藥,賣的啥藥呀?”
  
   38、淑英嫂,突然大驚小怪地炸呼道:“哎呀,我想起來了,武漢正在發生瘟疫……”
   眾人隨即像炸了窩的馬蜂,“嗡”地一聲起了營。個個神情緊張露出驚恐色,先后不一地神叨叨地紛紛相互雀雀起來。一個沒說完,另一個立即就插進話來,根本不給國輝留有解釋的機會,叫他干急不出汗。
   一個站在國貴右邊,穿著入時,一臉白凈,留著雞冠型發型的三十來歲男青年,顯然是剛從外地打工歸來。立馬接口證實說:“是是是,聽說還很嚴重的……”
   一個跟說話青年并排站著,穿著不太講究,一臉胡茬,把臉兒也給襯的有點兒發黑,年齡稍大之幾歲的,神情故作緊張地忙插嘴說:“可不是呢,聽說,已有好些人被感染上了,還有人被病死……”
   淑英向前探著身子,神乎乎地又忙說:“還聽說呀,這病毒厲害的很,防不勝防,根本無藥可治可醫……”
   國貴伸著脖子,臉故作緊張道:“是是是,聽說這病毒傳播很迅速,傳染也很厲害,很快就傳播到不少地方……”
   一個站在國貴左邊,五十來歲,穿著講究,儼然像個干部或教師模樣的,神情故作嚴肅,自以為信息來源很可靠,而言之鑿鑿說:“哎,先別說其他地方了,聽說沒?就咱省,咱市,咱縣,也已有人被感染住院了……”
   眾亂糟糟地驚呼:“呀!這可得了,這可怎么辦啊,怎么辦?”
  
   39、國貴不等眾人靜聲,就側著頭有點兒蔑視地看著國輝問:“國輝,你在這個時候大批收購菜,是不是想乘機囤積呀。”
   國輝斷然否定說:“我,我不……”
   淑英嫂在這時已離開國輝身旁跟國貴站在一起。她不容國輝解釋,立馬打斷說:“哼,哼,不是啥不是?這明明就是!只不過這是昧良心,見不得人的勾當。”
   國貴隨即接口譏諷說:“是,是是是,一定是!不過,這騙得了誰呀?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40、國輝不曾料到淑英嫂和國貴會疑心這么重,就不著急解釋了。一擺手睜大眼睛盯著淑英嫂、國貴反詰說:“淑英嫂,國貴哥,平常,我在你們眼里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難道真的是個見利忘義,愛占小便宜,無利不起早的勢利小人嗎?你們平素難道就這么看我,就這么認為我?”
   淑英嫂往后退了一步,冷笑道:“嘿嘿嘿,這可是你自己承認的啊,我可沒有這么說。”
   國輝惱怒地直跺腳,而急氣攻心地不能爽言,只怒喝一聲:“你……”而打住了。
  
   41、國貴緊接著火上澆油道:“若是這乘機囤積,我就是有再多的菜,哪怕賣不掉漚爛,也不賣給你!我也想賣個好價錢,高價錢呢!”說著就往人群外走去。
   三四個開棚種菜的人,接著也紛紛附和著:“是啊,是啊,誰不想賣好價錢啊……”相繼欲跟著離去。淑英嫂也趁機說:“這個工,我還是不幫的好。”說著也要轉身離開。
  
   42、國輝見狀,急得也不講方式了,猛一跺腳,大聲斷喝道:“站住!都給我回來,聽我解釋!”
   老根叔快步走上前,一把抓住國貴,并扭頭向要離去的人們說:“回來吧,回來吧,都回來,聽聽國輝的解釋。你們咋不聽人解釋呢?”
   田大娘顫抖抖地走上前附和說:“你們,你們咋不讓人家國輝說話呢?咋不給人家國輝留下說話的機會呢?都回來吧,都回來吧,聽聽國輝是咋么說。”
   其他人,也紛紛上前勸說要離開的人回來……隨之,欲離開的人,又轉了回來。
  
   43、國輝在這之中,迅速張口大呼了兩口氣,并抬手按到胸膛上,由上往下捋了兩下,疏解了被窩憋在心中的郁氣。他見人轉回,立即開口和緩說:“剛才,淑英嫂,國貴哥質疑我的動機,而引發誤解,不理解,我不怪。是我心太急,沒有先跟大伙說明白。是的,大伙所議論的都是實情!”他說到這語速加快語氣加重。“武漢的確發生了,病毒來源不明的新冠肺炎疫情,并且還很嚴重,已發展到將要封閉城門的地步。”

共 17473 字 4 頁 首頁上一頁1234
轉到
【編者按】國輝,曾在空軍武漢某高炮團服役十七年,其間曾參加過長江抗洪,譜寫出一曲英勇抗洪贊歌。2012年退伍后,沒有留在武漢新家,而是應家鄉黨組織的召喚,與父老鄉親共同創業種植大棚蔬菜,在年前的二十九日,一直忙著推銷蔬菜的國輝看到了電視上武漢發生的疫情,隨后與愛人通視頻得到肯定,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說服親人,并用行動得到鄉親的支持,親自用大卡車為武漢人民捐贈奉獻給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五噸新鮮蔬菜。以大無畏的精神帶領身邊的人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伸出各自的友愛之手,捧獻出各自的愛,共同鑄造“人人都獻出一點愛,沙漠也能變成綠洲。”“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大愛之堅強后盾!全劇視野廣闊,關注當下,大愛無疆,力透紙背!力推佳作!【編輯:夢鎖孤音】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夢鎖孤音        2020-03-09 17:41:38
  年前二十八我回到姐姐家一直被困至今,六號我回家了才有了網絡。經過這次疫情,才深知白衣天使的偉大,各種行業人士的愛國情深,令人欣慰與敬仰!為你的佳作點贊,祝寫作更上一層樓!
夢鎖孤音
2 樓        文友:陸嶼璠        2020-03-09 20:20:07
  一場疫情改變了很多人很多事,讓小人物也起了大作用!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电竞投注竞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