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丹楓詩雨 >> 短篇 >> 影視戲曲 >> 【丹楓】我是老兵(短片影視劇)

編輯推薦 【丹楓】我是老兵(短片影視劇)


作者:淇奇 布衣,326.3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329發表時間:2020-03-09 17:36:35
摘要:(原創首發)

【丹楓】我是老兵(短片影視劇)
   眾人驚詫,唏噓不已……
   國輝吞咽了一口唾液,又說:“為支援武漢人民防疫,抗疫,阻擊疫情,戰勝疫情,全國各地黨政干部皆守土有責,全員迅速行動起來,果斷地擔當起防疫抗疫重任。各地愛心志士,守望相助地紛紛伸出溫暖援助之手,有力的出力,有錢的出錢……我,我正是基于向沖鋒第一線的白衣戰士致敬,向愛心人士學習,準備把咱種的蔬菜,也是武漢封城后最急需,最緊缺的,給及時捐獻上去!”
   國貴投來不相信眼神,話里有話地上舉大拇指下伸小拇指接口道:“此情此愛堪佳呀!堪佳!”
   老根叔被國輝言深深打動,但沒能及時反應出國貴話意,而對國貴說:“國輝有此情此愛,真是難能可貴呀!我們,我們應跟著國輝,也要獻點兒愛心呀!”
   大伙兒紛紛贊同老根叔之說,紛紛點首頓額說是。
  
   44、淑英嫂不僅沒被打動,反而不以為然地先“哼,哼”了兩聲,然后撇嘴說:“可別是貓哭耗子假慈悲呀?沽名釣譽,以此當幌子。”
   國輝見淑英嫂有點兒不可理喻,遂氣不可遏地質問:“淑英嫂,此話怎講?也不知道你心里都是咋想的?咋這么齷齪陰暗?咋這么不把人往好處想。”
   淑英嫂毫不相讓地反唇相譏道:“誰齷齪,誰陰暗?還不一定的。你可別忘了,你老婆孩子可居住在武漢啊?你把菜拉走了,若來個假公濟私,趁人看不見,就地窩藏,偷偷地變賣了,也未嘗不可呀。”
   國輝氣憤地一甩臉說:“你真是不可理喻,簡直太無知了。”
   淑英嫂一腳跳到國輝面前咆哮:“誰不可理喻,誰無知呀。”
   國輝理直氣壯地說:“說你無知,你還別不認!你知道啥叫封城?”
   淑英嫂狡辯說:“大家都不知道,就你知道。”
  
   45、國輝挑戰地昂了昂頭說:“對,就我知道。封城,就是不允許所有人員,一切車輛,隨便進城出城,也不允許舉辦大型文化體育集會活動,更不允許自由出入娛樂場所,餐飲酒店,農貿市場,和商場商鋪……封閉大街小巷和所有道路,城市居民一律封閉在各自的家庭中,不得隨意出門,出社區(小區)活動……”
   眾人亂糟糟地驚嘆不已……“乖乖,這瘟疫可真厲害呀!”“這一封城,可叫人咋生活呀?”“……”
   國輝不等眾人停下雀雀聲,面對淑英嫂問:“淑英嫂,你看我把菜拉到武漢,連自己的家門都進不去,這菜該往哪里去賣呀?
   淑英嫂尷尬地只“這……”了聲不語。
  
   46、國貴仍在強辭奪理,吹毛求疵挑刺道:“即便是這樣,我就不信,你會有這么大的胸懷,這么大的責任心,這么高的覺悟,這么崇高而偉大的愛心。我咋沒看出來呀?
   國輝聳了聳肩站直了爽言道:“你沒看出,并不代表我沒有。因為我是老兵,也是一名頂天立地響堂堂的共產黨員!這個頭我不帶領,你們又有誰來帶領?這個模范作用我不發揮,你們又有誰來發揮?”
   國貴還在硬嘴強辯道:“別喊大話,唱高調,不上稅了。這大話,這高調,誰不會喊,誰不會唱啊!說的比唱的還好聽,誰信呀……”
  
   47、田大娘應聲站出來,響亮說:“這個,我相信!我這把老骨頭,要不是有國輝這樣的老兵,好黨員照顧,經常到我床前噓寒問暖,沒糧送糧,沒菜給菜,有病及時給抓藥,送醫院,說不定早已被塞進墓窯子里了。”說著,激動地直抹眼淚。
   山花本站在人群外圍觀,見此情景,情不自禁地感覺有話要說,而不說不行地從外面迅猛地擠進來,莊重凌厲說:“這個,我也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是從四川嫁過來的,但卻不知道我具體是哪個縣的人。現在我告訴你們,我是北川人。我家正住在與縣城后面那座大山,一脈相連的山窩窩里。在我們那發生大地震的時候,若不是親人解放軍,和好多像國輝叔一樣的老兵,不畏艱難險阻冒著生死危險,及時趕赴到我們那里去相救,死了的人已死了,可我們活著的人,卻真不知道該怎么活呀.啊——”一聲撕心裂肺般大哭聲,不由自主地像井噴般從山花喉嚨噴將出來,眼淚隨之奪眶而出嘩嘩流下。從心底噴涌出的悲慘痛苦,讓山花不能點到為止地在瞬間止住哭泣聲;叫她不由得痛哭不止而哭的肩頭抖動,身不能站立,不得不蹲下抱頭飲泣。慟哭聲是那么地凄慘悲壯富有感染力,瞬間就撲進眾人耳朵里,催發心頭酸楚,讓眾人不自抑地禁語止動,讓場面靜默下來。
   少頃,站圍在山花身邊的人,被感動動容地紛紛雀躍舉手,豪邁地相繼暴發出:“我相信……”“我也相信……”的呼聲!
  
   48、國輝理直氣壯地問:“淑英嫂,國貴哥,你們還有啥話可說?”
   淑英嫂不好意思地吱唔不言而環顧左右,見周圍人都在看她,只好尷尬吱唔著“我,我,我……”迅疾往后一退隱身人群外。
   國貴也不好意思地抬手撥拉著短短寸發,猶豫片刻,而后放下手站直身子沖國輝咧嘴一笑說:“國輝老弟,是哥不好,哥為難你了。”他停頓了一下,不等國輝接口,又接著說道。“既然,你說你是老兵,樂于奉獻。那哥也不是小氣的人,哥也是退伍士兵,也算是個老兵。是老兵,受黨和國家培養多年,哪有甘愿落于人后呢?為支援武漢人民防疫抗疫,我也甘愿奉獻出一點兒自己的微薄貢獻!在此我決定,我把我家種的蔬菜無償奉獻出來,支持你,并和你一起攜手并進向武漢人民獻愛心!”
   眾人大受鼓舞地應聲抬手激烈地鼓掌!
   國輝聽了國貴的一番陳詞后,不相信國貴會這么快就轉變了思想態度,有點兒不知該怎么所為地呆愣了一下。當聽到掌聲響起時,他突然明白了過來,隨之也抬起雙手激動地大鼓起來。而后,又情不自禁跑到國貴跟前,抓起國貴雙手握了握,接著二人擁抱在一起。
   隨之眾人又迸發出更為激烈的掌聲。
  
   49、淑英嫂頗愛影響,大為鼓舞地從人群外又擠進來,走至國輝國貴跟前,調侃地分別向二人說:“你是老兵,你也是老兵……”然后車轉身面向眾人問:“那我們是啥?”
   眾人被問傻了,皆莫名其妙地不知咋回答地呆望著她。
   淑英嫂大笑說:“哈哈哈,哈哈,被問傻了吧?不知道咋回答了吧?我們也是老兵——是種田老兵,是種莊稼老兵,種菜老兵!”
   眾人恍然大悟地哈哈哈大笑著參差不齊地紛紛說:“對對對,我們也是老兵……”“是是是,我們是種莊稼的老兵。”
   淑英嫂熱情洋溢地又說:“是老兵,那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著呀?”
   眾人大聲齊呼道:“像國輝看齊,像國貴說的那樣——是老兵,哪有甘愿落于人后呢。”
   老根叔受之影響,迸發出拳拳愛心激情,不自抑地高舉著一只手,大聲喊叫道:“我是種菜老兵,我愿意把我家種的蔬菜貢獻出一部分,支援武漢人民防疫抗疫!”
   緊接著,凡是種植有蔬菜的人,皆受之影響,均迸發出拳拳愛心,紛紛響應地高舉著手“我愿意!”“我也愿意!”
  
   50、淑英嫂激動地再說:“既然種菜老兵,已表完了獻愛心的決心。那么,我們種莊稼老兵,愿意不愿意,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自覺防好疫,抗好疫啊?能不能積極行動起來,為支援武漢人民戰勝疫情,伸出友愛之手,有力出力,有錢出錢獻出一片愛心呀?”
   眾人熱情高漲地齊聲大喊:“愿意,愿意……”“能,能,能……”
   淑英嫂又招呼眾人說:“既然大伙都愿意,那我就提議,今天,我們種莊稼老兵,就義務幫國輝收菜,清理菜,裝箱,裝車,中不中啊?”
   眾同聲應:“中!中!中!咋不中啊?”
   淑英嫂:“好,那咱們就開始分頭行動起來吧!”
   眾人隨即四下散去,開始分頭行動。
  
   51、淑英嫂,隨后快步走近國輝面前,趁國輝不意,突然迅疾地向國輝躹了一躬!
   國輝正心慰地大張著熱切眼睛,注視著大伙所爆發出來的火熱激情景象,被淑英嫂突兀起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直往后退。
   淑英嫂不等國輝反應過來說:“大兄弟,嫂子跟你開玩笑了,調侃你了,你別介意啊?”
   國輝迅速明白過來了,也迅速地向淑英嫂躹了一躬,遂笑嘆說:“哎呀!淑英嫂,你太有表演天賦了。你不當演員,可真屈了材料,可真虧大發了,可真埋沒。”
   淑英嫂打斷國輝話說:“好啦,別再拿嫂子開涮了,別再調侃嫂子了!你還收不收菜啊?還不趕快行動,擱這磨嘰個啥?”她不等話聲落下,就轉身離去。
   國輝靜靜地抬頭矚目淑英嫂背影片刻!
  
   52、清晨六點鐘。
   東方的天際線,一輪紅日噴薄欲出,映亮了天空,映白了云朵,露出了一線朝霞。然而濃厚的烏云,卻施展著魔性盡力遮掩紅彤彤朝霞展露出美麗容顏,使東方天空呈現出上層紅,中層白,下層灰黑的景象,也使低空呈現出霧蒙蒙的。
  
   53、一條南北走向的寬闊平坦水泥路,連接著各個大小村莊向前伸展。
   路邊筆直豎立著的樹木,褪去了由繁葉粉飾起的華冠,展露出錚錚鐵骨般高大身體,從容不迫地伸展著鋼筋般枝丫。
   一方方一塊塊連在一起的廣袤田野,到處是像鋪了層綠色地毯,生長著密匝匝柔嫩麥苗。
   村前路旁,一座座弓型塑料大棚分散著布滿一大片,在清晨朝輝的映照下,顯得那片天地各外白。
  
   54、國輝家大棚外景。
   路旁,幾個東西走向并排立著的大棚前,北面搭建有幾間簡易房(是儲藏蔬菜,放置農具雜什用的,也是國輝臨時休息的場所),南面停放著一輛紅色大卡。棚與棚之間留有一定距離的間隔。間隔地上,和大棚西端田地里,也種滿各種耐寒顏脆(香菜),油菜(上海青),菠菜,蒜苗,窩芛……相隔不遠處,分散分布的大棚是其他村民搭建的棚。
   大棚內,種滿了一畦畦一壟壟生長旺盛的各種反季節蔬菜。各種蔬菜,都是那么地嫩嫩的綠綠的!
  
   55、國輝、淑英嫂、蜀花等二三十名年齡不一的男女,由村里出來,沿著水泥路快步向大棚走來。田大娘與幾名上年紀的男女老人走在后邊。
  
   56、淑英嫂帶領著幾名男女,在大棚里邊說笑著,邊麻利地分別收割芹菜、春芛、蒜苗、韭菜……各自收割滿一筐,就自動地迅速搬運出來!
  
   57、山花也帶領幾名男女,在棚外田地里分散分別采收油菜、菠菜、黃心菜、黑葉菜……也各自采収滿一筐,就自動地搬運到簡易房前!
  
   58、國輝站在房前疊摞著的一圈有的已裝滿蔬菜,有的還空著的塑料方筐跟前在打電話。
  
   59、田大娘等老人,二三人圍一堆,分散著圍了好幾堆的各圍著一堆剛采收來倒在地上的不同疏菜,在清理泥土、菜根、枯葉……并裝筐。
  
   60、上午七八點鐘許。
   從村里傳來聲聲彼伏此起的炮竹聲——這是人們依過除夕習慣,在燃放吃早飯炮竹。一鞭接一鞭的炮竹聲,甚是熱烈歡鬧。
  
   61、一個身穿白外袿,沒戴衛生帽的半拉小伙子,騎著一輛后車箱被衛生被蒙起來的電動三輪車,洋洋自得吹著口哨,由南向北沿著水泥路快速奔馳到大棚地前。他人還沒到,就先聲奪人地扯開嗓子喊:“國輝叔,飯來了!”
   國輝聞聲,忙走上前迎接。他看見小伙子騎到跟前,就遞話說:“小杰,這飯做的好快呀!”
   小杰一跳跳下車,轉身到車箱邊說:“哪能不快呀?我爸一接了叔的電話,就立馬叫全家人停下所有營生,全員齊上陣地全力以赴,炸油條的炸油條,烙饃的烙饃,熬稀飯的熬稀飯。”
   二人說著話,就一起動手把車箱里裝油條、油饃、稀飯的大塑料方箱、大保溫桶分別抬了下來。接著小杰掀開車座從里面拿出一圈紅布遞給國輝。
   國輝接下紅布挾在腋下,隨即從兜里掏出幾張百元鈔票遞給小杰。
   小杰見之連忙擺手說:“叔,這錢不說了。我爸說了,受叔影響,不管是直接或是間接,我家也要獻一點兒愛心,為支援武漢人民抗疫,戰勝疫情做點兒貢獻。”小杰邊說著話,邊信步跨上車座,隨意地來回扭轉車頭,擺弄電門鑰匙。當他輕描淡寫地把話一說完,就出其不意地一擰車把,沖了出去。然后,回頭一揚手又說了句,“叔,我走了。”就揚長而去。
   國輝不意,只好無奈地隨口說聲“這孩子……”看著小杰離去。
  
   62、隨后,他信手把挾在腋下的紅布,放在一摞已裝滿蔬菜的菜箱上,一轉身面向清理蔬菜的老人們說:“大娘、大叔、哥、嫂子們,你們快停下手,洗洗手,趁熱吃飯吧。”
   田大娘坐著直了直身子看了看其他老人,然后說:“國輝,你不是等著趕路的嗎?那吃飯,就先不慌,還是抓緊時間,先弄好菜,再說。”
   國輝:“不急,不急,還是先趁熱吃飯要緊!涼了對胃不好。”他說著,就快步走向田大娘,見拉不起,又轉身去拉其他老人,見老人都不為所動,又站直身子,先向大棚里喊一聲淑英嫂,然后又向田里喊山花。“淑英嫂、山花,你們叫大家先停一停手,快來趁熱吃飯吧!”
   淑英嫂、山花分別在大棚里和田里前后不一應道:“吃飯慌啥呀?還是等弄完菜再吃吧!”
  
   63、農用三輪車發出的“嘭嘭嘭”聲,由遠及近傳來,驚擾國輝顧不上應淑英嫂、山花的話了,也忘了再勸大伙吃飯的話,就一轉身迎著農用三輪車聲走去。

共 17473 字 4 頁 首頁上一頁1234
轉到
【編者按】國輝,曾在空軍武漢某高炮團服役十七年,其間曾參加過長江抗洪,譜寫出一曲英勇抗洪贊歌。2012年退伍后,沒有留在武漢新家,而是應家鄉黨組織的召喚,與父老鄉親共同創業種植大棚蔬菜,在年前的二十九日,一直忙著推銷蔬菜的國輝看到了電視上武漢發生的疫情,隨后與愛人通視頻得到肯定,在疫情肆虐的情況下,說服親人,并用行動得到鄉親的支持,親自用大卡車為武漢人民捐贈奉獻給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五噸新鮮蔬菜。以大無畏的精神帶領身邊的人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伸出各自的友愛之手,捧獻出各自的愛,共同鑄造“人人都獻出一點愛,沙漠也能變成綠洲。”“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大愛之堅強后盾!全劇視野廣闊,關注當下,大愛無疆,力透紙背!力推佳作!【編輯:夢鎖孤音】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夢鎖孤音        2020-03-09 17:41:38
  年前二十八我回到姐姐家一直被困至今,六號我回家了才有了網絡。經過這次疫情,才深知白衣天使的偉大,各種行業人士的愛國情深,令人欣慰與敬仰!為你的佳作點贊,祝寫作更上一層樓!
夢鎖孤音
2 樓        文友:陸嶼璠        2020-03-09 20:20:07
  一場疫情改變了很多人很多事,讓小人物也起了大作用!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电竞投注竞彩app